轻快铁的故事

轻快铁就是大家再熟悉不过的LRT(Light Rail Transit)。

都市人若想避开车龙,轻快铁是我们的首选交通工具,因为我们也没有其他选择。

但是我们所仰赖的轻快铁一点也不快。这是事实,我相信很多都市人都和我有同感,因为很多时候它是我们迟到的罪魁祸首。

犹记得2年前,我在时代广场打工,它已经不止一次害我迟到。

若你是以悠闲的脚步从轻快铁站到达时代广场,全程大约需要15分钟左右。

但是我常常以7-8分钟就到达时代广场,因为我都是连走带跑地去上班。

一般上来说,早上6-8点和下午6-8点是上下班、上学和放学的高峰时段,每一班的地铁是相隔5分钟,这还算合理。

但是其他时段都是相隔10分钟才来一趟,有时甚至是20分钟,难道10点上班的人就不赶时间吗?

过不久,我就来到理大念书,就鲜少乘搭轻快铁,但2个月至少会乘搭一次轻快铁。没办法,回家嘛~

昨天终于来到了假期的尾声,我要回去槟城继续念书了,也代表两个月至少一次乘搭轻快铁的规律再次发生了。

来到距离我家最近的轻快铁站已经是早上9点35分,我亲眼目睹一列轻快铁离开了。

我妈立刻说:“哎呀,走咗添!来唔来的切?”(广东话)

我心里默默地算,现在是一趟10分钟,大约9点45分就会来一趟,去到富都车站大约15分钟,应该来得及。

10秒后,我:“来的切”(广东话)。

提了行李,跟我妈挥手说再见,过后就坐在凳子等待轻快铁的到来。

站在我面前是一位背着蓝色行囊的马来小伙子,看来应该是跟我前往同一个地点。

他看起来很焦虑,看看手表,再看看右方(轻快铁的方向),再把手放在胸前,这个动作来来回回至少做了5次,十之八九买了早上10点的车票。

时间悄悄来到9点45分,轻快铁没有依时出现。

本来听着耳机的我也突然觉得紧张、焦虑。这时候换我看看手表,再看看右方,只差没把手放在胸前,但嘴里不自觉的一直“啧”。

9点50分,轻快铁依然没出现。这时候我的OS是:“你别害我迟到,还要我花多RM 38.50买车票!”

幸好,2分钟,轻快铁终于姗姗来迟。

踏进车厢,看见一位马来女学生正埋头写作业。手上拿着的是ADD MATHS,这科目曾几何时是我的噩梦。

再瞄多一眼,发现她手上的练习簿是城中出名的补习中心,也是我中学时代课后溜达的地方 —— MARTIN。

练习簿的纸张印了偌大的名字 —— UMAAS,他也曾经教过我ADD MATHS,他还真的有两把刷子,只是没想到他还继续教书。

看到那位马来同学,想起以前的我也为自己的学业这么地拼命。虽然坐车不靠椅垫会晕车,但以前的我还是把握时间在车上复习。

前天和一位中学的朋友 —— 翎玮聊天,我们才偶然发现原来我们已经脱离中学时代5年了。这5年似乎已成为一个非常久远的年代。

屈指一数,距离大学毕业的日子越来越靠近,甚至有种想逃避的想法。

为了安慰自己,套一句冠贤说的话“我们还有3个一半的sem。”这句话真动听,至少给了我们一个假象。

我快要卸下大学生的身份,但之前为自己定下的目标似乎还有很多还未完成。

以前因为轻快铁迟到而必须加快脚步,而现在则因为剩下的时间不多而必须与时间赛跑。

告诉自己:青春即将要消逝,我得要赶快抓住青春的尾巴!

Image

Advertisements

About ailing91

每个人都有梦想。 我希望我的梦想不只是梦+想!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